关于意识的讨论

这是某天宿舍里卧谈会讨论的部分内容的整理。一部分是整理者自己想的。

意识的承载

人不是万物之灵长;人超脱于万物之外。

引出关于意识的讨论的,是某位宿友提出的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我们把一部分反社会人员放进一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里,合理吗?或者,我们能不能把一部分人放进沙箱?

对于合理性的讨论,很容易以自由选择的原则以及维护多数重大利益原则得到肯定的结论。但是在讨论沙箱的时候,我们发现实际上这种沙箱为了保证感觉的真实性,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案是将意识电子化,数字化。换成大众容易解释的意思是,意识上云。

我们首先假设意识能够被模拟,亦即灵魂作为意识的赋予者或是意识本身的两种观点是错误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在算力足够或者模拟足够成熟的情况下,这样的实践可以成功。那么,意识的承载就不仅仅可以是人脑,也可以是数据中心里面的集成电路。因此,意识与肉体并没有被深度绑定,肉体不过是意识的寄托。

意识的目标

Do you have a cause?

既然如此,在讨论人的时候,意识的目标与肉体的目标是不同的。

在别的生物体中,往往不存在意识,我们就会注意到它们不会拥有除了以生存与繁殖为目标的行为。(换言之,如果一个生物出现了仅为生存繁殖不能解释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推断它也许拥有了意识。)这是因为生存繁衍是肉体的目标,而不是意识的目标。

意识本身拥有它自己的目标。

第一个容易被注意到的是目标是它自己的存在。我们的讨论得出论断:这是意识的第一目标。意识为了存在,会针对这个主要矛盾与肉体结成统一战线。而往往意识的存在时间不够长,因此我们可以听到“我还想再活五百年”的声音。从这一角度来看,从容易被毁灭的、缓慢的、低效的人脑转向电子脑将是意识发展的必然。

然而,当意识的存在问题不再成为问题时,主要矛盾发生了转换,意识就开始追求其他的目标。就像我们所能注意到的,意识的目标在这个时候变得多样化。有的意识会追求美学的表现,有的意识会探索世界的意义,有的意识会破坏其他意识的存在,当然还有的意识呆在空调房里面考虑意识的问题。而在意识的存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时,意识一般不会选择追求其他的目标。

在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注意到我们可以参照文明。实际上文明是一种集体意识,这使它获得了意识的一切特征。我们由此认为区分文明是否不同的方法是观察其集体意识是否彼此不同。在人类历史上,有大量的不同文明曾经存在。例如,(最为读者熟悉的)中华文明与其周边小文明。它们在发展初期,曾经发生过各式各样的冲突,而这些冲突的一方往往是为了文明自身的扩张(也就是文明代表的意识的扩张,这不是集体意识的存在问题),而另一方往往是为了文明自身的保存(也就是文明代表的意识的保存)。而随着文明的保存有国际法、更高的生产力等等的保证,文明也会追求自身的发展(也就是集体意识开始追求其他目标)。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美学的兴旺发达,发现思辨性的讨论,注意到有人在无聊地写这篇文章。当然,我们很难想象阿富汗斯坦的居民们在子弹在耳边飞过时打开电视,因此我们可以注意到文明的发展往往不会在集体意识的存在受到威胁时发生。

意识的结束

永生不存在。但是,永生可以实现。

但是意识的基本目标是必定的吗?

不是的。比如说,人会自杀。除了外界(这里的外界指的是意识以外,外界因素导致的自杀本文不予讨论)的因素以外,自杀其实是永生的表现:一个意识决定自己已经完成了这个意识所能达成的所有目标,这个时候继续生存实际上毫无意义。自杀快一点。

自杀是一种意识结束自身的表现。而意识的结束不限于自杀:还可以是意识因为载体的终结而终结。换言之,你挂了。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是时间不够导致意识没有达成自己的所有目标。这种结束不是永生。

假设时间是有终结的。这种终结就带给了物理意义的永生追求毫无意义:这是不能实现的。但是,意识的永生是可以实现的:只要意识的继续存在失去意义,那么它就可以实现永生。

意识的性质

意识就是意识。

说了这么多,编者突然意识到我们还没有讨论意识究竟是什么。

首先,在我们的简短的讨论中,意识并不是灵魂或者其他超自然的东西:我们以完全唯物的方式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需要对其进行定义的话,那么,意识就是一种能够学习与认知自我的信息存在。

第一个需要解释的是学习。我们认为,学习的本质是通过获取、处理信息并由此改变自我的信息的行为。也就是说,学习会改变一个存在对外界信息刺激的反应。在我们的常见的学习方法中,有例如try and fail、条件反射的建立。尽管这两者都不是意识独有的学习方法,但是我们依然能够将讨论范围缩小到能对外界信息做出可变反应的信息存在的范围。对于这个,我们

第二个需要解释的是认知自我。这是意识区分于其他信息存在的根本差别。认知自我就是一个信息体能够知晓自己的存在,并且能够以此与外界信息进行沟通,并且能够与其他信息体进行带有自识反应的交流的能力。

当然,这两个定语并不能完美的阐释意识的性质,而学界对于意识的性质也有较大的分歧。故内容仅供参考。

#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