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前的猴子

太忙了,更不了博客,今天心血来潮写了个这个玩意儿,以飨(几乎没有的)读者。

猴子是猴子,打字机是打字机。猴子坐在打字机前面。

猴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一架打字机前面。猴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视野中只有一家打字机——当然,猴子更不知道自己所处的狭小的空间中依然受着物理规则的支配,这里有墙,有地板,有重力。不过,前两样东西连同猴子所坐的椅子和安放打字机的桌子都被仔细地漆成了白色,洁白无暇,白的叫猴子不能分出其界限,以防止猴子分心。至于重力,据一位研究员说,由于找不到将它漆成白色的方法,所以我们就没有再猴子所处的空间中见到白色的重力。不过,鉴于它似乎不会使猴子分心,所以最终这件事就被无限期搁置了。因此,猴子目力所及范围内,有且仅有的是打字机上的键、打字机上的纸和纸上的字。

猴子已经忘记自己为何坐在一架打字机前。不过,它知道自己若是不用力按下眼前那些写着奇怪图案的圆形物体,它就要饿肚子,没有香蕉吃。猴子知道(只是知道)自己若是将字涂满眼前的这张纸,——“也不知道这张纸上都是啥玩意儿,”某位研究员告诉我,——眼前就会神奇地出现一根香蕉,待它吃干抹净之后,打字机上就会神奇地出现一张新的纸。

猴子认为自己将永远坐在打字机前吃香蕉和把字涂满整张纸。它错了。

打字的确较猴子的先祖们在自然界中的生活“好不少”:用不着吃了上顿没下顿,也不用担心饿死。但这也是有代价的:日复一日的打字工作与吃香蕉使得猴子逐渐肥胖而营养不良,同时猴子的指头因为不正确的打字姿势(据那位研究员说,那些猴子连二指禅都不会)而愈发酸痛,至于脖子上也出现了和人类差不多的富贵包。以至于有一天——

咔。

猴子只听到这一声,随后胸口的剧烈疼痛使得猴子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了大问题。脂肪的堆积使得猴子的心血管变得狭窄,今天它堵住了。但它觉得胸口的疼痛并不如下一根香蕉重要,于是它强撑着自己继续在键盘上工作。但显然心脏供血的不足使自然界认为猴子并没有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于是它的意识愈加模糊,头逐渐慢慢的掉到了桌子上。猴子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没那么痛了,它感觉似乎进入了极乐世界……


一名研究员取回猴子身边的一沓纸——那是猴子在它短暂生命中为换取香蕉而创造的产出。他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垃圾。”转手他就把它丢进了废纸篓。

研究员是为了“猴子能否打出莎士比亚全集”(又称“验证‘无限猴子定理’”)课题而被雇佣的。一日三餐,包吃包住。猴子并不多,因此他有大把的闲暇时光。研究员对于这份相当清闲而能维持生活的工作觉得很满意。

他拽过一份盒饭。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需要验证这个课题:猴子最多只能打出一个“T”,后面的“he complete collection of William Shakespare”就是给了他们天才也这辈子都打不出来。他只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应该询问这个问题,毕竟这样好的工作可不是到处都有的,若是问了而因此丢了工作可就不值了。审核这些猴子的愚蠢的稿子能为自己提供保障,那么他就应该继续这样做。

研究员的身体素质似乎跟猴子的身体素质差不多,但可能更差。研究员长期不运动,吃的又不少,见到他走在街上就是看见0.2吨的肉山在“吭哧吭哧”地向前运动,活像早期的蒸汽动力火车。因此——

咔。

这名研究员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尸检结果表明是心脏骤停。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